即将吃土的少女

我和他和他

老师调了第二次位置,我和Y还是同桌,而且W也调到了我们旁边,从此开始了倒数第一排嬉笑怒骂成绩萎靡不振的日子。
我和Y经常打闹,W坐在Y的左边,看着我们闹起来了就会起哄、各种带节奏,惹得后排男生也都开始觉得我和Y有啥事。到后面老师喊我起来回答问题,男生会拍着掌起哄喊着Y的名字。
Y这人比较欠,超能折腾,我又是那种超容易炸毛的人,经常气到我分分钟想和他动手。当然也有我不动手直接和他冷战的时候,那次我已经忘了是为什么吵架,总之当时我很生气,半个下午没有搭理他。
到了晚读,Y知道怎么和我搭讪我都不会理他了,再写道歉的纸条我也不会回了。于是开始低头用言语道歉,我也是有点“得寸进尺”的性子,捂着耳朵不理他,他卷着书对着我耳朵喊,我也就闭着眼睛还是不理他。W开始给他各种出歪招,也不知道他那里来的闲,用一张A4纸,写了一个90后经典“love you”版的“爱”字传给Y,Y看了,有点恼W,说W胡闹。
我有偷偷瞄到那个“爱”字,场面一度很尴尬。后来Y直接把凳子往我身边一移,两只手抓起我捂住耳朵的手,离我很近,对着我左耳讲:“我错了,姐姐你长得这么可爱又善良,原谅我好不好。。。。。。”他就是把之前道歉信上一串乱七八糟的话念出来了,我超怕痒,他冲着我左耳讲话真的超级痒,他越说我越躲。他就是看准了这一点,我一直躲,他就一直凑过来,我快被他逼到快从凳子上掉下去了,于是喊道,好了好了你别挤了。

他坐回自己位置上,一脸得逞的微笑,哈哈哈早知道你这么怕痒我早就这样做了。我继续抬杠,怎样,你不怕痒么?Y突然脸色有点怪怪的,一时之间没有说话,我迅速get到了点,冲着他挤眉弄眼,伸出手吓唬他。他还真有点虚了,我抓住机会往他腰上掐了一把,他就突然弹坐起来,动作太大惹来周围人疑惑的眼神,还抿着嘴强装淡定。我已经笑得不行了,成功发现他的软肋,后面经常用这个点威胁他。每次要他干点什么,他刷着嘴皮子不答应我的时候,我就默默伸出手吓唬他,他就照做了。到后来把他吓出了条件反射,我手往抽屉里拿本书他也是战战兢兢的,我就偏是一本一本慢慢拿,慢慢吓他。他到后来气急败坏,直接帮我把书都拿出来了。
现在想想,其实我比他更害怕痒,他也没有拿这个吓我,当然依他的性子不可能是“怜香惜玉”,那么是为什么,可能真的是把我惯的吧,惯到我觉得这一切理所当然了。。。。。。

运动会后是第一次月考,我考的超级差,他稍微比我好一点。老师态度还算好,只是很严肃地问我。我一边装着乖巧,一边心里也在自我检讨,为什么?
但是根本想不到为什么,我的学习习惯一向如此,并没有偷懒,但是就是尖子班吊车尾。这三年,各种挨骂,干什么都是不对,我也越来越沉默,在家长老师面前不愿意说话,也就和几个玩的好的同学有交流。初中毕业又高中毕业,我和整个班的关系还是不大,除了几个玩的很好,几乎没有什么存在感。其实最受人关注的时候还是小学吧,但是小学太不懂事了。
和Y算是兴趣相投吧,我们都很喜欢漫画,他会和我讨论《火影》、《死神》,我们会一起借《偷星九月天》的漫画看。又是也会讨论到小学的事情,我们两就互相套话,互相询问小学里暗恋的对象。僵持之下,他说他先说,然后我也要如实告诉他,我说好啊。后来才知道他是骗人的,他根本就没有小学暗恋的那个人。但我说了实话,我告诉他,我小学暗恋的那个人,和W的名字很像。W就是运动会朝我扔树枝的那个男孩,Y的基友。Y听了,恍然大悟。因为W是上课一个星期后来的转学生,当老师说出他的名字的时候,我整个人仿佛被电击中,猛的抬头看着他。当然,W和我小学暗恋的那个W完全不一样。之后Y就开始开玩笑说我是不是喜欢W,我也懒得理他,让他自导自演的瞎掰。
我和W之间,后面的故事很惨烈,他属于捉摸不透的那种人,Y的话很容易猜到他的心思,我和W前期几乎没有任何交集,有也是因为Y。可是谁也想不到后来会发生什么,谁也不知道人可以有多尴尬,回想起来,满怀唏嘘。

【我的青春】【初中】
记初一运动会
我和他都被选做了代表我们班的仪仗队成员。运动会开始的前一个周末,班主任组织我们先去体育馆练习队列,我来的比较早,坐在台阶上看小说,他和他基友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,当第一根小树枝丢到我的小说上,我才意识到他们已经站在我的身后了。我顿时翻过去一个白眼,结果还是不断有树枝丢过来,三五趟过去,我忍无可忍,转身对他怒吼,有完没完,好玩吗? Y一脸无辜的看着我,不是我扔的,我一开始不信,转回头去不理他,想了一会儿好像真不像是他,再回头的时候,他们已经不在了。
说是去训练,其实都是在闹着玩,当时体育馆在重修,有一段地挖了一个蛮大的坑,我们班那一群人就在这个坑里跳着玩,我和他站在彼此对面,居然一起起意往对面跳。结果当然都没有跳成功,我们看着对方,彼此都有点尴尬,之后开始商业互谦,你让我我让你,最后两个人都没有跳。
这次选为仪仗队的人可以提前拿到校服,他的身高和还行(・ิϖ・ิ)っ的颜值入选了,结果老班念到我名字的时候,他故作一脸惊讶,啊?!居然有你?我当然不服,领了校服回来就和他开战,准备拿拳头抡他,结果这老先生,直接一手抓住了我的拳头,不知道男孩的手是不是都这么大,整个把我的拳头包裹住了,我楞了一下叫他放手,他也反应了一会儿,然后一个上午,我们都没有说话。。。。。。后来看到《最好的我们》的剪辑,同样的动作,让我不禁笑出泪花。所以其实嘴上不说,我相信他心里也会记得这个事儿。所以这次在体育场,其实我心里还是有点虚的。
之后到了真正的运动会,他走完了方阵就混到隔壁班去了,我和我的女同学一起聊着八卦,突然就听见后面有人喊:“美女!”回头一看,果然是他,他揽着他隔壁班的一个朋友,一脸贱兮兮的,笑着望着我,我意思到中招了,切了一声,就不看他了,旁边的女同学立马开始起哄,他开始在后面喊我的名字,我也不上当回头了,也还好我机智没回头,同学回头看了告诉我,后面还来了好几个他的基友。后面这老先生更奇葩的过来拍我:“哎,那个,我朋友想见你。”    “你朋友谁,我又不认识,干嘛要见他们?”我问题连珠一样冒出去,你一脸扭捏招架不住,后来我们两互怼起来,你成功岔开话题,我心里也消除了上次事情的尴尬。
运动会一共三天,最后一天跳远项目,参加的男同学突发事故,老班找到全班最高的你,开始给他洗脑替补这个项目,能言善道的他顿时支支吾吾还装起了身体不适各种婉拒老班,我和朋友坐在旁边,转过头刚好背对老班的角度,听着他和老师过招,对他说瞎话的能力真的是佩服地五体投地。我忍俊不禁,看着老班的背影,朝着他的视线,偷偷给他竖了个大拇指,他看到我的手势,对着我挑眉歪着嘴笑。其实我们之间还有蛮多无言的默契,只是越想要回忆,越容易遗忘。
之后运动会结束,我和高我一届的表姐一起去外婆家,走到离体育场蛮远,等红绿灯的时候,我看到和小学喜欢的那个男生W从他的初中放学,骑着单车沿着我等红绿灯的下坡路滑下去,车流很快,我还是看见了他,W也看到了我,一直回头回头再回头,我目送W到绿灯亮了。。。从此,我再也没有见过W。